个人档

ljh9401063 天地间一散人,上不求闻达于诸侯,下不求暴富于民间。但写所思所想,所爱所憎,做个沉默渔樵,惯看千年风云。 军衔:准将(准将)
经验:5982
博客访问:4805766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ljh9401063的博文>>历史

字体大小:

盛唐胡将安禄山与哥舒翰的命运纠结 (2018-01-02 10:51) 该日志已被推荐

盛唐胡将安禄山与哥舒翰的命运纠结冷月无声/文唐朝用将,不分胡汉,很多胡将凭借其骁勇,往往能挂印封金,统帅一方。这其中,安禄山和哥舒翰便是典型的代表人物。只不过此二人虽俱为胡人,却势如水火,诚可谓命里纠结死不休。1、盛唐名将安禄山(703—757),生于营州(今辽宁朝阳),其生父早亡,事迹已不可考。其母是个突厥族女巫,后来嫁给了突厥人安延偃,安禄山也就冒姓安氏。安禄山生活在胡汉杂居的边疆地区,自幼坎坷,当过商人,被生活磨练得骁勇过人、狡猾奸诈、残忍毒辣、善揣人意。安禄山30岁时投身军旅,凭战功,很快升任平卢将军。40岁时,升任平卢节度使,成为驻守边疆的藩镇大员。49岁时,安禄山已身兼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同时兼管财税、人事大权,掌控今辽西、河北北部、山西北部的险要地区,这里基本上是后来的燕云十六州地区。这样,安禄山遂成为唐王朝东北方向的主要军事统帅,他所控制的三镇兵力多达二十多万,占全国兵力的三分之一,在军事上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哥舒翰(?—公元757年),突厥人,其父哥舒道元,任唐朝安西都护府副都护,母亲则是于阗国的公主,可谓天之骄子,与安禄山不可同日而语。长于豪门的哥舒翰资质非凡,文武双全,仗义重诺,有求必应,自幼通读《左传》《汉书》,言行举止极具大汉英雄的风采,但纵酒成性则是一大弱点。父亡后,哥舒翰“仗剑之河西”从军,深受名将王忠嗣的欣赏,以军功成为其副手。哥舒翰治军有方,号令严谨,疏财重气,甚得军心。王忠嗣遭李林甫陷害入狱后,哥舒翰乃面见唐玄宗,为王忠嗣求情,“言词慷慨,声泪俱下”,终使唐玄宗赦免了王。此后,哥舒翰接替王忠嗣职务,主持对吐蕃作战,取得了著名的石堡城之战的胜利,又多次大破吐蕃,收复了九曲部落,将大唐与吐蕃的战线推进到青海湖及黄河河曲以西一线,并在战场上取得了绝对的优势。这样,哥舒翰兼任陇右、河西、朔方节度使,成为大唐西北方向的主要军事统帅,其麾下的西北劲卒更是成为日后平定安禄山叛乱的主力,也是唐王朝中衰后,赖以讨伐藩镇、拱卫京师的依靠。唐诗中“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就是盛赞哥舒翰的。2、势同水火安禄山、哥舒翰虽同为突厥族,却势如水火。从个性上讲,安禄山出身微贱且貌忠实奸,其人不知书,粗鄙不堪。哥舒翰则出身高贵世家,禀赋凛异,率直坦荡,文武双全。这种天然的差异自然令两人相互看不上眼。从优发国际上讲,安禄山是靠讨好巴结李林甫步步高升的,而哥舒翰则是受王忠嗣的赏识、提拔崛起的,然王忠嗣惨遭李林甫陷害,哥舒翰岂能对处处讨好李林甫的安禄山有好感?同时,杨国忠取代李林甫成为宰相后,拉拢哥舒翰打压安禄山,更使两人成为优发国际上的死敌。从军功仕途上讲,哥舒翰经营西北,多年征战未尝有败,其战功卓著有目共睹,在朝臣中的口碑也非常不错。安禄山虽然也颇有战功,但在对契丹等游牧民族作战中亦多次失败,而且安禄山还喜欢吞并其他将领的精兵(安禄山曾借联合王忠嗣北伐契丹之机,欲吞并其精锐骑兵,王猜出其意,不与安见面而走),这一点很令人反感。此外,安禄山升迁速度极快,在当时的将领中绝无仅有,势必遭到军事同僚的嫉妒。唐玄宗得知哥舒翰与安禄山不睦,特派大太监高力士设宴款待哥舒翰和安禄山,试图让两人结好。当时安禄山主动向哥舒翰示好,说“我父是胡、母是突厥;公父是突厥、母是胡。与公族类同,何不相亲乎?”哥舒翰熟读史书,却忽略了对象,竟引用典故回答“谚言‘狐向窟嗥,不祥’,以忘本也。兄既见爱,敢不尽心!”粗鄙的安禄山以为哥舒翰讥刺自己,竟勃然大怒,指着哥舒翰破口大骂。至此,两人更是势如水火。3、潼关对决是冤家,总要了断,历史给了两人一个对决的机会,地点正是拱卫京师的屏障——巍巍潼关。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12月,蓄谋已久的安禄山见唐王朝日益衰朽,遂举兵反叛。其兵锋所向,势如披靡,连败名将封常清、高仙芝,很快就兵临潼关城下。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唐玄宗被迫启用哥舒翰。但哥舒翰因纵酒过度,已于这年二月中风瘫痪,闲废在家。世事真是难料,如果哥舒翰真的因中风而驾鹤西游,那么他必将以一个完美无缺的形象留在青史之中,可惜哥舒翰死不逢时,遂将自己的一世英名化为乌有。哥舒翰拖着病体勉强来到潼关后,面临着极为凶险的局面。一是军事上完全处于下风。安禄山叛军是唐朝边兵中的精锐,战斗力极强。而唐朝由于守外虚内,中原地区军事准备几乎为零。由于西北精兵一时难以到达潼关,故中央政府掌控的军队多是临时招募,根本不堪一战。二是唐军连败,士气低迷,到处望风而降。三是经历了安禄山叛变之痛,唐玄宗从之前对军事将领的放手使用转变为防范有加,而且猜忌甚重。一代名将高仙芝、封常清仅仅因为从战场实际出发而采取优发国际防御的策略,唐玄宗就听信宦官谗言,将其处斩。就是对于哥舒翰,唐玄宗也并非完全信任。四是杨国忠、哥舒翰将相不和。杨国忠在当时的所作所为令无数人对他痛恨不已,安禄山造反在很大程度上也杨国忠逼反的。故哥舒翰部将王思礼就劝哥舒翰杀杨国忠为民除害。哥舒翰虽未答应此事,但二人的谋划竟被杨国忠得知。杨国忠乃劝玄宗以杜乾运(杨国忠心腹)率军进驻灞上监视哥舒翰。而哥舒翰岂是好惹之人?遂借故杀杜乾运,吞并其军。这件事令杨国忠、哥舒翰愈加彼此防备,玄宗也更加猜忌哥舒翰。五是哥舒翰所统帅的潼关唐军,多为各地败兵和新招募士兵,战斗力不强。而且哥舒翰因身体原因,难以处理日常军务,遂委任行军司马田良丘主持大局。田良丘不敢独断专行,就让王思礼主管骑兵,李承光主管步兵,王和李两人互不服气,相互掣肘,致使军中号令不一。当然,哥舒翰虽然身体残废,但脑子还比较清醒,他审时度势,继续沿用了高仙芝、封常清坚守不战的策略。他凭借潼关之险,令安禄山的精锐骑兵完全失去了用武之地,安禄山狂攻半年多,毫无进展。针对当时形势,哥舒翰指出:“禄山虽窃据河朔,不得人心,请持重以敝之,待其离隙,可不血刃而禽。”建议玄宗坚守要隘,待叛军久攻不下、军心涣散之时,趁势出击,大局可定。当时形势也确实如哥舒翰所料,正向有利于唐军的方向发展。在北线,郭子仪、李光弼连败史思明,切断了叛军前线与范阳老巢之间的交通线;在东线,叛军为张巡阻于雍丘(今河南杞县);在南线,又被鲁炅阻于南阳(今河南邓州)。安禄山一时进退维谷,“议弃洛阳,走归范阳,计未决”,已打算回老巢范阳。就在此时,玄宗再出昏招,在杨国忠的撺掇下,竟令哥舒翰出潼关与安禄山决战。哥舒翰深知此时不能进行决战,上疏劝谏说:“禄山习用兵,今始为逆,不能无备,是阴计诱我。贼远来,利在速战。王师坚守,毋轻出关,计之上也。且四方兵未集,宜观事势,不必速。”远在河北前线的郭子仪、李光弼也建议玄宗:“翰病且耄,贼素知之,诸军乌合不足战。今贼悉锐兵南破宛、洛,而以余众守幽州,吾直捣之,覆其巢窟,质叛族以招逆徒,禄山之首可致。若师出潼关,变生京师,天下怠矣。”极言哥舒翰只可固守潼关不可出兵决战。但昏聩的玄宗根本不听这些正确建议,严令哥舒翰出关决战。天宝十五年(756年)六月初四,哥舒翰被迫出兵。行前,这位沙场老将自知此战凶多吉少,乃“抚膺恸哭”,引兵出关。结果,正如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所料,此战唐军全军溃败,紧接着潼关也被攻破,都城长安失陷在即。而我们的哥舒将军也早不复当年的骁勇,竟被部将绑缚在战马上献与安禄山。多年后,大诗人杜甫在名篇《潼关吏》中感叹道:“艰难奋长戟,万古用一夫。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请嘱防关将,慎勿学哥舒”。4、无言结局安禄山见到哥舒翰后,小人得志地责备他说:“汝常易我,今何如?”可怜一代名将哥舒翰此时竟全无英雄胆色,居然伏地谢罪,“陛下拨乱主。今天下未平,李光弼在土门,来瑱在河南,鲁炅在南阳,臣为陛下以尺书招之,三面可平。”想以此来求苟活。安禄山大喜,封哥舒翰为司空,让他修书招降各地。然而这些哥舒翰的昔日部将接到书信后,都复书责骂他不为国家死节。安禄山大失所望之余,马上变脸将哥舒翰囚禁起来。不过,估计安禄山和哥舒翰可能都不会料到,两人竟会在一年中先后死于同一个人之手,此人即安禄山的儿子安庆绪。安禄山绝非成事之人,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这个边塞胡人一味嗜杀残暴,竟逼得亲儿子安庆绪杀之以自保。安禄山死后,唐军陆续收复长安、洛阳,安庆绪在逃往邺城之前,嫌哥舒翰等俘虏累赘,遂杀之。一代名将哥舒翰,就这样窝窝囊囊地死了。他折节求生,也只不过多活了一年而已。安禄山、哥舒翰这对老冤家,就这样脚跟脚地死了,也不知两人会面于黄泉之下,又该说些什么呢?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从三起抄家案看乾隆帝的阴鸷用心 前一篇:一座宁远城,半部明清战争史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优发国际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