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清江游 军衔:中士(中士)
经验:848
博客访问:1492351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清江游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国人对“财富焦虑”吗? (2017-9-06 08:46) 该日志已被推荐

最近一些年总是有人谈起什么“财富焦虑症”有人还认为这是社会的普遍心态;更有人叫喊什么仇富论,围绕富裕、财富,人们的心态说三道四很是时髦。在下以为,大家想怎么富,想怎么拥有财富就其本意来讲是无可厚非的,或者说是正常的想法,不是鼓励大家向“黑猫”看齐吗?怎么说到富、说到财富就来了那么多的不是,或者是担忧,或者是另外的想法?大家都想富错吗?大家都想拥有财富错吗?想富决不是仇富啊,想拥有财富自然也不是“财富焦虑症”吧?其实,当前的优发优发国际人是世界上最安分的,从没有什么对富的仇视,也从没有什么“财富焦虑症”,这种想法根本不存在。不同阶层的人想法虽然不同,但并没有产生出什么焦虑。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了,人们已经适应了变化,适应了风险的存在,适应了起起落落。所谓稳定的状态早就随着改革开放一去不回几十年了,没人再担忧不断变化的状况,发展和变化已经成为优发优发国际社会的常态,人们怎么可能产生对财富的焦虑?虽说贫富差距尚未成功缩小,似乎大家还都能心安理得地在自己的范围内努力,成功则欣欣然也,不成功则继续奋斗。如果说有焦虑那也是对自己的努力不够而言的,非对财富也。钱不够?什么是够呢?小城市月入两三千也是过,甚至一两千也要过。中等城市月入两三千也要过,月入五六千也是过。大家都知道一个道理,知足常乐,钱是永远没有够的。因为不同层次、不同群体、不同阶层的人期望也是分层次的,也是永远不同的。在下再强调一下,乞丐期望的是吃饱,而不是劫财;穷人期望的是小康而不是暴富;富裕些的人崇拜赵公元帅,期望成为富翁;至于大富大贵之人想的也许是成为前多少名的富翁、甚至是首富。不错,社会的变化让更多的人们奉行拜金主义,但这谈不上对财富的焦虑。有人说,如今盛行金钱万能。但大家需要注意,“金钱万能论”根本就不是对财富的焦虑,他们能不择手段的捞钱,顾得上焦虑吗?可见,所谓的“财富焦虑症”虽有人这么说,但各阶层的人都不是这么想的,恐怕可以说绝大多数人是不会这么想的。由此在下以为,拿这财富焦虑症说事的,说他是属无事生非也许有点过,说他杞人忧天似乎很有些抬举他,都不贴切。可说这纯属是个人的主观臆断而并非大众的想法大概还是说得通的。某些特殊性的人物也可能对财富焦虑些什么,但不能当普遍性来论,特别是不能说成是社会的普遍心态。大家都想富,都想尽办法来致富,何来仇乎?大家都想拥有财富,想尽办法得到财富,何来对财富的焦虑?如果说为追求财富出现不择手段的现象是不可否认的,(但还不能说是普遍现象),可若说有什么财富焦虑那绝对不靠谱,应该说是某些人多虑吧?当然,缺钱对很多人来讲是客观事实。改革开放后,人们生活的期望值不断提高,但很多人的收入并没有随着社会发展的各种不断扩大的开支而有效的、相应的增加,这使他们有左支右拙的感觉,似乎赵公元帅渐渐离他们远去,使他们的所谓抗风险的能力出现正在降低的趋势。但他们不是对财富焦虑,而是对取得财富的渠道担忧。是上学、看病、住房的巨大开支使他们有了过去从没有过的担忧,也有了过去从没有过的风险。如果上学不需要花太多的钱,如果看病是免费的,如果住房是有保障的,就不会有这些个担忧。他们实际上是在问,怎么某些人那么轻易地就捞到钱,还是巨额财富,而我们辛辛苦苦却所得无几?这让人很容易想起马克思的革命理论,真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啊,没有因时代的变迁而失效。换言之,人们担忧的实际上是财富的分配方式。可见,扩大就业,促进社会公平、缩小收入差距,完善社会保障这么笼统的来说对他们并不大可能解决问题,或者说没有明确从根源上来解决问题。缩小收入差距喊了二十多年,有用过吗?促进社会公平一直都挂在嘴上,怎么算公平?完善社会保障是必要的,可上学的费用从幼儿园开始就不断地上涨,看病的费用也是只涨不降,住房价格越来越高,很多人的整体负担处在加重的情况下,社会保障达到什么程度才能减轻负担呢?那么,问题的根源究竟在哪呢?非常奇怪的就在这。那么巨大数量的财富却被极、极少数人占为已有,怎么不说其公正否?合理否?是否需要改变?却侈谈什么焦虑?谁焦虑?为什么那些被称为什么“学家”的大人物们不提真正的问题在哪,不寻根求源,却在边边角角上打马虎眼?在下以为,当前人们普遍性的想法是如何拥有财富,如何富。换言之,就是大家对财富的流向、富裕的方式或者说是分配的方式更为关心,关心的是自己获取财富的渠道是不是流畅,是不是更为有效,更为便捷。看到各种不同的获取财富的方式,特别是一些获取财富方式的不仁,才让很多人产生出某些愤愤不平,原来并不是勤劳都能致富?原来财富流向不公平?原来获取财富的方式并不是都公正?但这决不是仅仅一个不公平、不公正所能解释的,更不是什么对财富的焦虑。确切讲,根源就在分配方式上。就在两把刀上,这两把刀是关键。一是分“蛋糕”的那把刀;二是砍负担的那把刀,这一手更关键。在下以为,如何看待这两把刀的作用,如何发挥这两把刀的作用,结果是大相径庭的。过去,在第一把刀的问题上,很多人总是把效率与公平对立起来,强调要效率就不会有公平。于是,切“蛋糕”的那把刀就切歪了,以所谓的效率来当挡箭牌。事实上公平才是效率的第一要素,没有公平效率有也是短时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而在第把二刀上存在的问题则是长期没有得到重视,不能说没有用过,但力度远远没有达到社会的要求,这第二把刀似乎在生锈。很多人总是以为发展就能解决负担不断加重的问题。事实却是发展没有从根本上减轻负担,甚至还有负担加重的现象出现。而在这两把刀的问题上,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处理两把刀的关系,它很容易让人迷糊,为什么更为注重第一把刀而忽视第二把刀呢?现在大家也许都看到了,如果只重视第一把刀,只在多分点“蛋糕”上下功夫,而不去有效地发挥第二把刀的作用,不去大幅度减轻负担,并不可能真正解决存在的问题。因为优发优发国际人口基数的庞大,即使向大众倾斜大大地切下一块“蛋糕”来,平均摊到人们的身上,人们的感觉并不会太明显。况且,加“蛋糕”并非大家都能明显感觉到,可若是去减负担,大幅度的去减负担,人们感觉将是非常明显的。也就是说,分配方式的改变是两个方面的,给大众增加“蛋糕”是必须的,但我们还得在减负担上下更多的功夫。换言之,我们的思维要从改革之初的那种思维跳出来。例如,在教育、医疗、住房改革上最早的说法也就是目标吧,是什么把暗补改成明补,让百姓得到真正的实惠。现在我们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呢?补上了吗?暗补是没了,明补是不是也没补上?暗补改明补的把戏总是会变成增加负担的结果,真正的实惠在哪呢?是有人得到实惠了,但似乎更多的人还在期望得到实惠。只有收入的增加,不减轻负担,那天平恐怕还是歪斜的!从另一角度说就是,原来没有的负担现在却出现了,没有的困难现在有了。去掉这些负担,消除这些困难这是关键的所在啊。如果能把过去没有的负担消除掉,那多分点“蛋糕”的魅力会更大。难道不是吗?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吴敦义披着什么伪装? 前一篇:从一张合影能看出什么玄机?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优发国际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