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穗儿黄 文化、传媒人 军衔:中将(中将)
经验:373495
博客访问:217875
加为好友发消息

后一篇穗儿黄的博文>>原创

字体大小:

谁在打劫伊朗人的“烤巴巴”? (2018-01-06 15:24) 该日志已被推荐

谁在打劫伊朗人的“烤巴巴”?前不久在伊朗发生了抗议游行示。从抗议民众的诉求看,主要集中在民生问题包括就业、物价等等方面。对此,美国从总统到政府释放的言辞极具挑动性,看架势还要加温,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和人权理事会召开会议支持伊朗人的要求自由呼声。对于早前特朗普的挑动,“温和”的伊朗总统鲁哈尼的回应平和富于针对性,没有涉及制裁,没有激烈的措辞,言词里更多是对民众情绪的安抚、疏导而不是回怼特朗普。1月3日有报道显示抗议活动较之前呈现”零星、小规模“。如果局势得以平复,也是意料之中。作为商人的特朗普或许一时半会弄不明白:伊朗,不是西亚北非几国。拥有浓烈的民族主义与伊斯兰教价值观的双重属性的伊朗,不是外部反对势力几招能撼动的了得。对伊朗而言,外国的颠覆并不是做最严峻的挑战,最严峻的挑战不在外部在内部。十年前基辛格曾断言,以伊朗的石油资源,如果伊朗政策步入正轨的话,其优发国际总量应该超过现在的韩国。那么,伊朗的家底到底有多殷实?《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6》公布的数据显示:伊朗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达34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一位;天然气储量是沙特的4倍;已探明的石油储量达1578亿桶,居世界第四位。伊朗是一个小国,在石油资源上却是世界性大国。小国,坐拥千万亿身家,对于国民而言,分摊的实惠本应不薄。十年过去了,在世界人均收入排名榜单上,韩国排名39,伊朗排名101。一场上规模的民众抗议游行,似乎也在告诉人们,实际情形,并非想象的那么美好。那么,伊朗为何迟迟无法“步入正轨”?用列夫.托尔斯泰的的名言稍作改动:幸福的国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国家却各有各的不幸。实际上,伊朗人始终在为一个强大、现代化的国家前赴后继。从上一世纪初的礼萨.汗推行的政教分离的现代化运动到巴列维的“白色革命”直至上一世纪70年代延续至今的伊斯兰革命,一波波的大浪淘沙,期间也有过契机,亦如流星一闪即逝,最终见底的却不是金子。在外界眼里,现代化的强国梦,置于伊朗,犹如悬在毛驴前头的胡萝卜、地上画的一张饼,可望不可及。究其原因,可以归于地缘优发国际优发国际因素、环伺于周敌视眈眈的逊尼派、连绵的冲突战争,数年的优发国际制裁。如果换个视角,这些动因并非伊朗无法“步入正轨”的全部。“福无双至”。如果说石油是上天赐予伊朗的优越禀赋,也就注定伊朗对外优发国际高强的依存度。“出口原油、进口消费品是伊朗优发国际的主要特征,是比较典型的地租优发国际国家。这种地租优发国际严重依赖进出口,保持优发国际独立非常困难”。伊朗需要优发国际这个舞台变现资源为国民创造价值,时至今日,却是陷入游离于优发国际秩序之外的困境。无论是向“美国眼里踢沙子”的保守派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还是以温和著称的改革派总统哈桑.鲁哈尼,想必都怀揣国家强盛的那份虔诚执著,但在在政教合一的体制下,难以把握的是波斯民族意识与伊斯兰教属性两者的协调融合。保守派与改革派,一派强调伊斯兰精神否定波斯民族性,一派试图去“伊斯兰化”追求现代化,在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与美国、西方关系上的对峙僵滞还是国内优发国际政策上“独立”还是“开放”上表现的踌躇摇摆,不过是两派角力的表象。“正气存内 邪不可干”。这是一场内耗,是授人于可乘之机,是伊朗难以优发国际腾飞的一道坎,一道起决定性作用的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这个道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却成为一个国家难以逾越的障碍。或许一个国家选择发展的路径可以以“无限”的方式进行下去,但民众的忍耐是有限的。这次的游行抗议就是一个警示。相信并祝愿伊朗,曾经拥有辉煌灿烂文化的波斯民族,优秀、勤劳、勇敢,最终能抵达文明、进步、强盛国家的彼岸。

本文最近访客


morg
01-19
后一篇:朝核调停人:俄罗斯是蹭热度还是另有它图?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优发国际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