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档

青光剑 军衔:()
经验:
博客访问:4187728
加为好友发消息

前一篇后一篇青光剑的博文>>群英论见

字体大小:

南下广州 (2017-09-13 00:20)

 2017-09-12 青光剑 
时值九月,金秋送爽。然而,这种切身感受,也只能是在祖国的北方才有。

与家人一起踏上南下广州的火车,在广袤无垠的华北大地上,到处都是一片郁郁葱葱丰收在望的美好景象。
及至第二天上午,列车已经驶入岭南境地。车窗外满眼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也早已经不似祖国北方的景状。那苍翠欲滴的山林,那目不暇接的河流湖泊,不由让我想起来苏东坡“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千古绝唱。更让我想起东坡老先生,由南至北、从北向南,颠沛流离、郁郁而终的不凡人生。也许,上天注定会给我安排这样一次南下广州的南方之旅。但是,要我跟东坡先生比起来万分庆幸的却是:我所乘坐的,是日行千里的高速列车。而当年东坡先生所走完的这段行程,却是要靠一头毛驴、一叶扁舟,或是自己的双脚。
经过近二十小时的远途劳顿,我们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终点站——广州。一下火车,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浪与潮湿,便将我的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等出站的旅客们走完,我们才最后通过出站的闸机。随后,便随一位早已等候在站外多时的老乡,辗转到车站不远处一座吃中餐的粤式茶楼。
上到二楼,我早已全身湿透。四下落座、几番寒暄,方才感觉到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还有那强劲空调里吹出来的一阵清凉。四下里观望,茶楼里早已是座无虚席、高朋满座。据老乡介绍:这座茶楼,是广州站附近最地道、最正宗的一座粤式茶楼。从早到晚,都是如此热闹、如此繁忙。
按照咱优发优发国际人一贯客随主便的接待传统,我们一行几个任随这位久居广州的同乡点了几道当地名吃。其实说老实话,要真叫我们点菜,恐怕我们几个还真不知道要点哪几道菜才好。等一顿饭吃下来,我们都对这位老乡的热情、地道,赞不绝口。席间,作为长辈,他也向我们这次广州之行的主角——一位新生报道的准暨南大学大学生,口传心授起了许多在广州生活、学习的“独门诀窍”。例如:如何听懂广东话、学说广东话;如何照顾好自己的饮食起居、处理好自己的学习生活等等。
吃罢午饭,我们一行便告别同乡去往下榻的宾馆。一路上,也算走马观花地对广州的风土人情有了一个直观印象和大概了解。且不说那挺拔高耸的行道棕榈,仅仅那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来的热带植物,就令我们大家两眼发直、一头雾水。更遑论那些远不同于北方人长相的红男绿女、黑白洋人。
等下午安排好新生报到,我们便开始了第二天的自主行程。还好,有北斗导航、高德地图等高科技手段帮助,我们接下来这两三天的行程,既安排得便捷紧凑,又游玩得有趣顺当。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广州的美食与美景。点都德颊齿留香,珠江夜游恍若仙境。
特别是临返回的前一天晚上,正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我有幸同新生的父母一起去参加了暨南大学的2017新生开学典礼仪式。当我亲身感受到了暨南大学的人文厚重,亲耳聆听到了暨南大学领导、老师、学生代表们的热烈发言,一股油然而生对于教师、特别是大学教师这个崇高职业的个人崇拜与沉重责任,不觉让我心往神驰、浮想联翩。是啊,正如孔夫子所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然而坐在台下的这些个莘莘学子们,哪一个,又不是建设祖国、开创未来的祖国栋梁?正所谓“名师出高徒”的那句老话,得遇名师、知遇名师,或许才能算是每一名学生人生中的万幸!当然,要想真的能够“一朝涅槃出凤凰”,也绝对离不开老师、学生,这两方面的共同努力。古语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从这句话中,我们就不难体味得出这“名校、名师”的极端重要性。
昨天早上,匆忙告别了那位热忱老乡和入学新生,我们一行终于结束了此次印象深刻、难得一遇的广州之旅。在去往广州火车站的路上,由于时间富裕,我们还特意安排了顺路游览越秀公园的短暂行程。很是可惜,昨天是星期一。原本很值得一看、位于越秀公园内以及附近的广州市博物馆和南越王赵佗之墓都在闭馆。看着我一脸遗憾,同行人还打趣我说又错过了一次与自己老乡、南越王赵佗时空穿梭、时空对话的难得机会。我一边擦汗说道:其实这得、失之间,岂能都天随人愿?遥想当年,那东坡居士、特别是南越王赵佗,远离故土、有为而治,施仁政、开疆土,认汉祖、称秦臣,服蛮夷、治清平,并能获得103岁的高寿,实乃我汉人之翘楚、人中之龙凤!此次却错失相识良机,委实遗憾啊!
等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列车已经运行到了河南郑州。列车通过黄河的时候,正是一片浓雾笼罩。列车在浓雾云端穿行而过,唯有那黄河两岸露出浓雾的几棵大树,恍若云端仙境一般惊鸿可爱。一想起此次广州之旅,南下时过黄河、渡长江,每次都是深夜。没能再次亲眼目睹黄河、长江的波澜壮阔,难免顿觉又是一次遗憾。
其实在我看来,这人生中的得与失,就恰如此次的南下广州之行。得有得的机缘巧合,失有失的今生宿命。可人生就像一列火车,自始至终,都在这得与失之间穿行。我们也罢,岭南人、广州人也罢;东坡也罢,赵佗也罢;今人也罢,古人也罢,“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岂非才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最真实人生?苏东坡屡屡被贬,方能留下这许许多多的千古绝唱。而赵佗稳居广州、显赫一生,可谁又能知道他日思夜想的常州故土?
有人说:旅游就是从自己呆腻了地方,去往别人待腻了的地方。可在我看来:等火车驶过黄河的那一刻起,当我再次看到那满眼再也熟悉不过的挺立白杨和玉米花生的时候,反倒感受到了一种阔别已久的亲切与温暖。我想:也许我的一生,注定都离不开这片生我养我的故土,才是我这一生之中,最值得珍惜、最值得感念的一生享受!

本文最近访客

后一篇:笑谈西方国家的“酸葡萄”心理 前一篇:试探朝核问题的终极解锁

博文评论(共0条)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优发国际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