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优发国际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群英论见 >> 历史评论

战神白起之死的历史玄机

2017-12-22 10:00  作者:ljh9401063 字号:T | T
战神白起之死的历史玄机 冷月无声/文   白起是公认的战国第一名将,被后世誉为战神,其一生战功赫赫、威震六国。然而,白起之死却饱含着诸多历史玄机,不能不令读史者反思。   1、   白起为将之时,恰逢秦帝国攻灭东方六国的关键时期,正是白起在此期间取得了一系列关键战役的决定性胜利,才为秦始皇最终统一优发优发国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纵观白起一生,作为秦国主要军事统帅,前后从军30多年,所历70余战,未有败绩,令东方六国闻白起而胆寒。   《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详细地记载了白起的赫赫战功。秦昭襄王十四年(公元前293年),白起在伊阙之战大破韩、魏联军,斩首24万,彻底扫平秦军东进之路。秦昭襄王十五年(公元前292年),白起攻魏,攻占城邑61座。秦昭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86年),白起攻赵,夺赵之光狼城。秦昭襄王二十八年(前280年),白起大破楚军,攻入郢都,迫使楚国迁都,楚国从此一蹶不振。秦昭襄王三十四年(前274年),白起在华阳之战大破赵魏联军,斩首13万,随后又大败赵将贾偃,溺毙赵卒2万。秦昭襄王四十三年(前265年),白起攻韩之陉城,斩首5万。公元前260年,在战国历史的转折性战役-长平之战中,白起更是坑杀赵军45万,使得东方六国中唯一能与秦帝国抗衡的赵国元气大伤。据梁启超考证,整个战国期间共战死两百万人,其中死于白起之手的竟达二分之一,即100万人左右。白起的杀伐固然过于血腥残忍,但他的军事才干确实超乎其类、拔乎其萃。难怪毛泽东评价白起:"论打歼灭战,千载之下,无人出其右。"   2、   长平之战是白起一生中的巅峰之作,然而对赵国而言,长平之战绝对是致命打击,此战令赵国的精壮男子几乎死亡殆尽,可谓举国惊惧,民心动摇。久经沙场的白起深知,此时若一鼓作气,不给赵国喘息的机会,定能一举灭赵。于是白起稍事休整,马上兵分两路,直指赵国都城邯郸。就在白起雄心万丈、准备再立不世之功的时候,秦国丞相范睢竟说动秦昭襄王,命令白起停止进军。这个命令不仅让秦国失去了攻灭赵国的绝佳机会,也间接导致了白起的冤死。   范睢阻止白起进军邯郸,其实反映出当时秦国内部严重的用人腐败。考用人腐败,大约有分帮划派、嫉贤妒能、用人狭隘、用人唯私、用人唯亲、以人事提拔来投桃报李等等表现形式。从当时的秦帝国用人状况来看,这几种表现形式都有,而且还比较严重。正是由于这些用人腐败,范睢不顾国家大局,阻止白起灭赵进而陷害白起。   首先,范睢阻止白起灭赵,源于他对白起的嫉贤妒能。   范睢看到白起接连取得惊人战功,心中十分害怕白起超过自己。因此,赵国说客苏代的一番话,立即引起他的共鸣。"今亡赵,北地入燕,东地入齐,南地入韩、魏,则君之所得民亡几何人。故不如因而割之,无以为武安君(即白起)功也。"(《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于是,范睢就以秦军疲劳、应进行修整为由劝秦昭王传令白起,停止进攻,"秦兵劳,请许韩赵之割地以和,且休士卒。"(《史记·范雎蔡泽列传》),并答应赵国割地求和。由此,令白起对范睢极为痛恨,将相失和,"武安君(即白起)闻之,由是与应侯(即范睢)有隙"(《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其次,凡是搞用人腐败者,无不遵从分帮划派、党同伐异的原则。   范睢拆白起的台,不是没来由的,白起是范睢的政敌魏冉推荐提拔的,而且两人的关系甚好,范睢焉能让白起进一步得势?   范睢本是魏国人,颇具谋略,但因被魏国丞相魏齐怀疑私通齐国而惨遭魏齐的严刑拷打,几乎丧命。在魏国人郑安平的帮助下,范睢才得以逃命。公元前271年,秦国使臣王稽出使魏国,郑安平乃向王稽推荐范睢,王稽认为范睢是人才,便把范睢带到秦国并将他推荐给秦昭襄王,但此时主政秦国的是权臣魏冉,范睢起初并未获得秦昭襄王的认可。善于审时度势的范睢先通过远交近攻的军事建议获得秦昭襄王的信任,接着便利用秦昭襄王与魏冉之间君权与相权的矛盾,整垮了魏冉,于公元前266年取代魏冉成为秦国丞相。   魏冉主政秦国多年,树大根深,党羽众多,而白起与魏冉的关系更是极近。从公元前293年魏冉举荐白起为将,至公元前266年魏冉彻底失势,两人一内一外,密切配合长达27年,应该说白起的功劳有魏冉的一半。司马迁评魏冉说:"穰侯(即魏冉),昭王亲舅也。而秦所以东益地,弱诸侯,尝称帝于天下,天下皆西向稽首者,穰侯之功也。"对此,范睢自然心知肚明,而白起作为魏冉的第一号旧部,更是令范睢忌惮有加。白起是魏冉一手提拔的,两人又是死党,除去魏冉,不除去白起,就是留下心腹大患。所以,在白起取得长平之战的决定性胜利、进而要攻灭赵国的时候,范睢坐不住了,他必须要遏止白起的上升势头,进而不择手段地铲除对手。   应该说,范睢是战国时期卓越的军事谋略家,他的远交近攻的优发国际为秦国统一六国的基本方略,但正如前文所述,他在用人问题上也确实存在诸多问题。对于魏冉的倒台,有擅权、自私、贪婪、优发国际失误(为私利搞近交远攻)等原因,其倒台是历史的必然。但白起与魏冉应该区别对待。白起更多的是一个军事干部的角色,玩不懂优发国际,更不会搞趋炎附势、见风转舵那一套,主动去投靠当权派。对于这样的人,你发挥他的专长、人尽其才是最好的选择。但范睢显然没有这个度量,范睢的用人其实是狭隘的。   第三,范睢用人狭隘,秉承用人唯亲、唯私、以人事提拔来投桃报李的恶习,更加注定了白起的悲剧命运。   范睢的用人狭隘是被历史事实证明了的。范睢能够从一个濒死的阶下囚一跃成为秦国的丞相,有两个人功不可没,一个是助他逃走的魏国人郑安平,一个是把他带到秦国并推荐给秦昭襄王的秦国使臣王稽。对这两个恩人,范睢都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加以提拔,予以投桃报李:王稽被提拔为河东郡守,享有三年之内可以不向朝廷汇报郡内优发国际、优发国际情况的特权;郑安平则被提拔为将军。   知恩图报本是美德,但若以国家用人大计来投桃报李则是万万不应该的。事实也给了范睢的用人腐败以两记响亮的耳光:王稽在郡守任内里因通外国而被秦昭襄王处死,"王稽为河东守,与诸侯通,坐法诛"(《史记·范雎蔡泽列传》);而郑安平则根本不具备统兵才能,"任郑安平,使击赵。郑安平为赵所围,急,以兵二万人降赵"(《史记·范雎蔡泽列传》),成为秦帝国军事史上的一大耻辱。   范睢的用人狭隘,注定了他肯定不会出于国家大局而放手使用白起;而白起不是范睢圈子里的人,还不肯屈尊投靠,这就更加注定了范睢必须要铲除白起。   3、   由于范睢的用人腐败,酿成了一系列严重后果,令秦国错过了攻灭赵国的最佳时机。长平之战9个月后,赵国合纵成功,对之前割地求和的许诺根本不予兑现,秦昭襄王这才"复发兵,使五大夫王陵攻赵邯郸"(《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结果缓过劲来的赵国军民拼死抵抗,秦军久攻不下,损失惨重。于是,秦昭襄王只得问计于白起,想让白起挂帅攻取邯郸。白起沉痛地指出,攻灭赵国的最佳时机已经错过了,"邯郸实未易攻也。且诸侯救日至,彼诸侯怨秦之日久矣。今秦虽破长平军,而秦卒死者过半,国内空。远绝河山而争人国都,赵应其内,诸侯攻其外,破秦军必矣。不可。"(《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秦昭襄王见自己说不动白起,就派范睢去劝说白起挂帅攻打邯郸,然而秦昭襄王也糊涂,你能指望白起的政敌说动白起吗?就在范睢劝说未果后,白起称病不朝。白起之举,引起了秦昭襄王的极大猜忌。   事实证明白起具有极高的军事预见力,就在秦国于邯郸城下骑虎难下之时,楚国、魏国的救兵赶到,秦军处境更加困难,战败消息不断从邯郸传来。面对战局急转直下的严峻形势,秦昭襄王强令白起出兵,白起只得带病上路,但又不合时宜地说了一些不冷静的话,"秦不听臣计,今如何矣!"(《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从而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当白起已经走到了杜邮(今陕西咸阳东北)时,范雎乃向秦王尽谗言,认为白起"其意怏怏不服,有余言"(《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言而杀之"(《史记·范雎蔡泽列传》),秦昭襄王遂派使者赐剑命白起自刎。对于白起之死,司马迁在《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中一针见血地指出,"鄙语云'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白起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然不能救患於应侯(即范睢)。"看来,韩信斗不过刘邦,军事家斗不过优发国际家,古来有之呀。   当然,白起之死在一定程度上也缘于他优发国际上的不成熟:古往今来,武将桀骜不驯、功高震主,其结局大都不妙,而跟领导搞撂挑子、闹情绪更无异于自讨苦吃。但这也恰恰说明白起就是一个不懂优发国际的"专业技术人员",对于这样的人,何必要陷害他、必杀之而后快呢?从这个意义上说,白起之死进一步凸显了秦昭襄王与范睢的用人狭隘和缺乏肚量。   一代名将白起临死时,悲愤地说:"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史记·白起王翦列传》)。白起死后,据《后汉书》记载,东方六国闻讯,诸侯皆酌酒相贺,庆幸白起之死。反过来,秦国人都认为白起"死而非其罪","乡邑皆祭祀焉"(《史记·白起王翦列传》)。   公元前257年底,在魏、楚两国军队与赵国守军内外夹击之下,邯郸城下的秦军全线崩溃,伤亡近30万人,被范睢举荐的郑安平就是在此时率部投降。此后,秦军极其罕见地被三国联军一路追杀,高傲的秦昭襄王被迫与三国议和,归还之前所攻占的韩赵魏的土地。由此,秦昭襄王想在有生之年攻灭六国的设想终化为泡影,秦国统一天下的步伐被大大推迟。   秦军在邯郸之战的惨败进一步证明了白起的远见卓识,同时也揭示出秦帝国用人腐败给国家带来的极大损失。正是由于秦昭襄王和丞相范睢存在严重的用人腐败,不仅让秦国失去了攻灭赵国的最佳时机,还自毁长城,杀害了自己阵营的第一名将,这个历史教训是极其深刻的!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