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优发国际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长河 >> 史海钩沉 >> 正文

大明王朝丞相官职消失的历史真相

2017-09-11 13:28  来源:历史文话馆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朱元璋一手炮制的“胡党”谋逆大案,使得丞相这个古老的官名在历史长河中彻底消失,也使皇权统治在明朝达到了顶峰。那么,朱元璋为何要残杀功臣呢?   胡惟庸在洪武三年进入中书省担任参知政事以前,当过知县、通判等小官,最高做到太常寺卿,只是个分管礼仪祭祀的清水衙门的长官。从清水衙门进入政务中枢,胡惟庸靠的是他的老同乡李善长。   李善长是明朝开国功臣,被朱元璋称为“在世萧何”。洪武四年正月,李善长离开中书省(中书省是明代政务中枢机构,其左右丞相总理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汪广洋升到右丞相的高位,胡惟庸则接替汪广洋原本中书左丞的职位。   李善长是淮西集团(简单地说,就是朱元璋的老乡集团)的首领,他虽然离开了宰相位置,但在朝堂上的影响力没有丝毫减退,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大多是他的旧部,要想搞好朝政,就必须和李善长搞好关系。   胡惟庸本身就是淮人,又一力结交李善长,相比之下,汪广洋这个非淮西集团出身的右丞相实在不好开展工作,也难怪他只能“无所建白”了(“无所建白”指在政事上没有主张)。胡惟庸可不打算放过汪广洋,他要成为中书省的宰相第一人,眼前的绊脚石就只剩下汪广洋一个人了。   不过,汪广洋的错处可不好找,此公小心谨慎,对大小政务从不擅专。然而,就在胡惟庸郁闷没招的时候,朱元璋替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洪武六年(1373年)正月,朱元璋以“无所建白”的理由罢免了汪广洋右丞相的职务,让他去遥远的广东行省当参政,转而让胡惟庸以中书左丞的职务,把中书省的工作全都名正言顺地抓起来。   汪广洋被派往广东后没过多久,胡惟庸的侄女与李善长的侄子就商定婚姻,结为了夫妻,这样一来,胡、李二人就变成了间接的儿女亲家。有了这层亲戚关系,胡惟庸俨然已成了李善长在朝堂上的代言人。   洪武六年(1374年)七月,胡惟庸升为中书右丞相,实至名归地主持中书省的政务。此时的中书省,虽有徐达一直兼着右丞相的头衔,但他常年带兵在外,政务方面是一点也不可肯沾。就这样,胡惟庸这个右丞相就变成了独相。随着权势的增大,此公日益纵横跋扈,对于胆敢挑战他权威的人是一个也不放过。   胡惟庸第一个要对付的人,是已经退休在家的刘基(伯温)。刘基自洪武四年告老还乡以后,一直安养在老家浙江青田,他深知朱元璋猜忌之心从无休止,为了证明自己完全放弃朝廷之事,他从来不见当地官员。尽管他这么小心谨慎,但却仍没办法跳出混浊世事。   胡惟庸指使人上书弹劾刘基,说刘基曾看中一个地方有王气,而要把墓建在那里。这是封建时代对一个臣子最大的诬陷方法之一,王气只能皇帝本人有,做臣子的图谋这个就是要造反。   朱元璋不愧为一代雄主,他看到奏章后,并没有如胡惟庸所愿的那样,按造反罪逮捕刘基,只是象征性地处以了夺俸的处罚。但刘基在老家却坐不住了,他不顾老病之躯,千里迢迢赶到南京城,向朱元璋当面谢罪。   刘基进京不久就病倒了,这一病就是几年,而胡惟庸并没有忘记他。胡惟庸曾派医生到刘基那里去看病,刘基吃了医生开的药,“有物积腹中如拳石”,反而导致病势加重。洪武八年四月,刘基死在了自己的家乡。   这一番争斗,朱元璋只在一旁看着。胡惟庸上蹿下跳的表演,在朱元璋眼里和小丑没什么两样。此时的朱元璋,心里已经渐渐有了改组中书省、废除宰相制度的想法。胡惟庸做中书右丞相以后,收受贿赂、任意处分官员、截留奏章都是有的,但靠这些把柄来定他的罪,分量还嫌不够。   虽然也有人弹劾胡惟庸,但朱元璋不但不去追究,反而将这样的官员交给胡惟庸自己处理。到洪武九年(1376年)的时候,胡惟庸在右丞相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三年。而朱元璋仿佛是为了让他更好地专权似的,这一年,中央政府撤消了中书省编制中的平章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和参知政事这两个职位。这样一来,胡惟庸在中书省,可以说是获得了真正一言九鼎的权力。   洪武十年(1377年),胡惟庸被任命为大明朝最高行政长官的职务中书左丞相,而朱元璋的网也渐渐开始收紧。这年六月,朱元璋对着以胡惟庸为首的大臣表示,“我经常担心下情不能上达,因此不能知道治政的得失,所以要广开言路,以求直言。”听到这话,新任中书左丞相胡惟庸并不在意,反正所有的表章奏疏中书省都是有权先过目的。   然而到了七月,一个大棒突然打到他的头上,通政使司正式宣告成立。这是朱元璋新创立的一个部门,所有的奏章必须先经过这个通政使司收纳整理,再转交相关职能部门。这个新的通政使司的横空出世,正是朱元璋开始在制度上削弱相权的开始。   屠刀挥动的肇端发生于洪武十二年九月,占城国(在今越南国东南部地区)来使进贡,按说这种外交大事,从正常制度上来说,中书省接到报告后应该上报朱元璋,然而,相关人员竟然没有报告给朱元璋!   史书上说是某个外出办事的宦官看到占城国的使者后,告诉了朱元璋,朱元璋对此龙颜大怒。对于这次重大外交失误,竟没有一个有担当的肯承认错误。事件调查结果出炉汪广洋是罪魁祸首。朱元璋对这个调查结果并不满意,这个调查结果在朱元璋眼看来,只能说明胡惟庸在朝中的势力太过庞大,已经完全架空他这个皇帝的权威,到了不除不行的地步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汪广洋被“赐死”。朱元璋立刻下令有司彻查,于是,从胡惟庸到六部各官,人人自危,很多人都感觉到了皇帝对胡惟庸的不满已经到达了极限。   洪武十二年十二月,御史中丞涂节向朱元璋告发中书左丞相胡惟庸意图谋反!朱元璋接到报告后毫不含糊,立刻命人把胡惟庸抓起来,连同御史中丞涂节、御史大夫陈宁一起杀了。   天威震怒,在大臣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朱元璋又下发两道圣旨发布废除中书省!废除大都督府!朝中大臣们终于明白,朱元璋发布这两道诏令绝非一蹴而就,而是酝酿了很久的结果。   没了中书省的宰相掣手掣脚,朱元璋的皇权达到了历史的顶峰。但没过多久,这至高无上的权力所带来的副作用就显现出来了。   朱元璋在洪武十三年(1380年)以后,一天的睡眠时间可能都没有四个小时。在废除丞相制度以后,每天送到朱元璋面前的奏章有近二百封,这些儒士们写的奏章,每篇通常几万言的水分,二百封就是一百万字……   朱元璋一个人根本看不完那么多奏章,而朝臣们上的奏章都是请示问题与决策,虽有轻重缓急,却没有不该办的,得不到回复就不敢实行,不敢实行在朱元璋眼里就是办事不力,办事不力就该罚,挨了罚就更不敢自作主张而要事事请示……如此恶性循环,朱元璋和朝臣的关系越来越紧张。   胡惟庸虽然死了,可李善长还在,朝廷中大部分官员仍然是李善长的老部下,他们在胡惟庸死后,朱元璋对他们日益不满的情况下,自然又回到了李善长的羽翼之下,以求平安。但这种做法在朱元璋看来,就成了结党营私和图谋不轨的双重判断。   于是,朱元璋决定将锦衣卫推上台面。以锦衣卫之能,想要找出些证据来证明胡惟庸谋反是很容易的事情。虽然胡惟庸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但在朝廷中有不少和他有瓜葛的大臣,栽赃栽到死人头上,他们更是无从辩解,正好一网打尽。   从洪武十八年到洪武二十三年,短短五年时间,被胡惟庸案牵扯进的功臣有一公、二十侯,连坐、死罪、黥面、流放的有数万人之多,朝中文臣几乎为之一空。而为这个案子流出最后的血的,正是李善长。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优发国际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