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环球资讯|军事天地|优发国际观察|群英论见|历史长河|社会民生|博览|图 库|博 客|社 区|论 坛|读书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天地 >> 军事评论 >> 正文

美特种兵讲述:联合阿富汗军阀拿下喀布尔

2017-07-14 07:30  来源:参考消息 人参与 条评论  字号:T | T
  法国《世界报》6月15日报道称,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60名美国特种兵绿色贝雷帽成员潜入阿富汗打击塔利班。15年后,当年参与行动的一些老兵首次讲述了这一看起来如游击战的行动。   他们率先出发了。他们“肩负着国家的重任”,在和家人告别且“没有想到会回来”之后出发了。他们准备做出最大的牺牲。   2001年9月11日遭到“基地”组织打击的美国怀疑自己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尽管它当时不知道进入了一场后来还持续了15年的战争。在纽约和华盛顿遭受袭击随后的日子里,首要目标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要通过推翻塔利班政府来阻止“基地”组织自其阿富汗避风港威胁全世界。   在乔治·布什运用常规力量让美国投身阿富汗、然后是伊拉克的冲突之前,世界几乎忘记从2001年10月7日至12月20日的这场最初阿富汗战争已经成功结束了,且没有进行地面军事干预。当后来成千上万美国士兵踏上陌生的土地时,得到美国特种兵陪伴的阿富汗战士已经赢得了这首场战争。   由马克·努奇上尉指挥的595小组的12名贝雷帽战士是2001年10月抵达阿富汗北部陌生地带的首批士兵(在他们之前中央情报局秘密成员已于9月抵达)。如此部署的5个小组旨在协调打击塔利班行动。各自都有自己的目标,如595小组(不久后534小组前去北部与其会合)前往马扎里沙里夫,586小组负责昆都士,555小组负责喀布尔和574小组负责坎大哈。60名绿色贝雷帽士兵前去赢得一场阿富汗战争……设在阿富汗南部的一个直接行动队作为对这5个小组的支援,执行抓捕和刺杀塔利班及“基地”组织领导人的任务,如果有必要,还要为分散在阿富汗全国的5个小组提供救援。   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特点就是开展非常规的游击战。每12人组成的一个基本单位,经训练后要变得独立自主,并且尤其要培训它将与其共享战争和命运的当地部队。派往阿富汗的5个小组属于美国特种部队第5特种作战群。   这些绿色贝雷帽士兵中的有些人如今已获特别行动指挥部准许讲述自己的故事。该倡议来自专门负责国家安全报道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彼得·伯根,他曾在1997年记录下本·拉丹对美国的宣战讲话。正是他说服前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司令威廉·麦克雷文(2011年监督刺杀本·拉丹行动的军官)准许他们在他参与制作且有线电视新闻网将在秋季播放的一部感人纪录片中作证。   顽强的决心   全球特种部队基金会在坦帕举办该片的预演后,当时在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举行朋友聚会的这些绿色贝雷帽士兵中的有些人同意出面作证。他们当中有上尉马克·努奇和军士长鲍勃·帕丁顿,都是595小组首批抵达阿富汗的成员,还有被称为“天空”的直接行动队成员斯科特·尼尔。   人们从这些战士的眼中看到了一种顽强的决心。他们的态度和言语不会给怀疑留有任何空间。即便是在15年后他们已经变老,时常显出疲态,即便他们的伤口不时在提醒隐藏起来的痛苦,人们仍可感受到一种战斗的绝对意愿,还有一种自豪感。   马克·努奇笑着说,“我们没有任何作战计划”。在被投到阿富汗山区的时候,595小组与马扎里沙里夫地区的军阀拉希德·杜斯图姆进行联系。鲍勃·帕丁顿回忆说,“我们从我们能够做得最好的事情开始做:袭击、埋伏。和圣战者一起”。   595组很快发现,这场山地战争主要靠骑马来进行。依然沉浸在冒险中的帕丁顿笑着讲述说,“当时只有马克会骑马。我们其他人都是在作战中学会的”。这支队伍熟悉了阿富汗。努奇说,“我们之前一点儿也不了解这个国家。我们曾到处寻找有用的地图,而且为了让我们多了解,我们还看了一些有关马苏德司令的书籍、以往的《国家地理》杂志和去过这个国家的记者们的各种文章”。   士兵们逐渐确认阿富汗国内的美国盟友。努奇说,“我把乌兹别克、哈萨克和塔吉克族的指挥官聚集在一起,为的是确定作战计划。我们就是华盛顿军事和优发国际权力机构在当地的耳目。后来,我把我们组的小伙子们分派到阿富汗各个队伍里。我们可以12个人在一起工作,也可以分为6个人、3个人分头工作。即便在今天看来,595小组在阿富汗的行动依然是美国特种部队历史上独一无二的”。这样一种冒险在军校里是学不到的,甚至在特种部队里也没人教授。   在5个小组计划从塔利班手中夺取城市期间,直接行动队利用直升机对整个阿富汗进行空袭。斯科特·尼尔讲述说,“这场战争完全不像我们之前在训练中所学到的那样。我们对所认定的基地组织营地进行空袭,但我们也在阿富汗的一些农场作战,有时作战行动结束时与塔利班相距很近”。   让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阿富汗,今天的敌人不一定就是明天的对手,这意味着尽可能少杀阿富汗人,如果他们决定不再当敌人的话。通过谈判,一些部族首领一夜间就会改变阵营。想要杀所有人是无益的。努奇回忆说,“我们看到塔利班甚至在作战期间改变阵营。我们担心他们一旦背靠我们,就无法重新成为塔利班了”。   595组在2001年11月9日取得了这场战争的首个胜利。努奇上尉小组的12名绿色贝雷帽士兵与上千名疾走于嘈杂和尘土中的阿富汗骑兵一起进入到马扎里沙里夫。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插曲。接下来就是11月14日攻陷喀布尔,随后直至12月7日攻陷坎大哈,贾森·阿梅林上尉的574小组率领后来成为阿富汗总统的卡尔扎伊普什图武装分子在那里取得了胜利,同时也失去了一名绿色贝雷帽士兵戴维斯,他是在这场“9·11”后战争中被杀的第一个美国人,是被接受到错误坐标的飞机轰炸致死的。   “我们梦想的使命”   前绿色贝雷帽士兵常常在圣彼得堡聚会的理由是,他们当中有8人在那里开始了新生活。斯科特·尼尔自豪地讲述说,“我们决定开一家自由美国烧酒店。在为美国梦战斗过之后,我们也想要感受美国梦。‘美国梦’每瓶39.95美元……”自由美国酒吧9月将开业,最先上市的有“流浪者”烧酒,还有“骑兵”威士忌。他们的口号是,“传奇男人的传奇酒”。   对于这些人来说,战争已经结束。远离媒体所提供的资料翔实的常规部队历史,很少有人怀疑特种部队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斯科特·尼尔说,“当我们在‘9·11’事件发生之前在美国训练时,遇到执行一次任务归来的绿色贝雷帽士兵,我们都很羡慕。遇到执行过两次任务的人,我们就会说,‘瞧,他们可能有点儿神经不正常’。3次、4次、5次,我们就会说,‘他们完全有点精神失常了,那些人!’。”而马克·努奇承认有过26次“执行任务”,大概他自己对此都难以相信。   在布什执政期间,美国不断向海外越来越多地派兵,而且全球恐怖主义不断发展,他们始终需要再次出发。出于爱国主义,出于责任。还有像刚刚结束21年军旅生涯而退休的鲍勃·帕丁顿所说的,“我们要诚实,因为正是我们喜欢做的事情高于一切”。   他们乐于经商,让人到他们的酒吧来看看,位于圣彼得堡的一个工业库房里。他们核查扁酒瓶和威士忌酒杯上自由美国的商标。二层的私人酒吧是专门留给前绿色贝雷帽士兵的。他们可把自己的奖章和纪念品摆放在那里。也正是在那里,他们可以避开公众的耳朵,相互说说这些他们几乎从来都无权讲起的战争事情。   鲍勃·帕丁顿怀念地说,“2001年的阿富汗是我们梦想的使命……”他们所有人在看《绿色贝雷帽》(1968年)时所梦想的使命,这是约翰·韦恩导演且主演的有关越战的影片,它促使一代代的美国士兵梦想加入这支能够适应外国文化且率领各不相同的战士参加战争的精英部队。   在2001年后,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其他地方的后续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甚至是灾难性的。这些士兵不是受骗者,但他们现在还不是谈论此事的时候。他们没有这个权利,而且这不是他们的作风。无论任务在哪里且无论情况如何,他们总是会前去执行的。马克·努奇认为,只是这一次,在阿富汗山区的数周时间里,美国参战的这些骑兵是“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在合适的地方的好部队”,而这也是始终都在书写的“9·11”后冲突史上的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优发国际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优发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