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博览
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
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是在前苏联时期根据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罗波夫的指示建立的,成立于1974年7月,它的最初名称是A小组,1991年以后又被为阿尔法小组,在执行任务时,脸上总是涂着黑色的油彩,人们把他们也称之为超级“黑兵”。苏联解体后,阿尔法小组被划归总统保卫局,负责总统的安全保卫工作。 1993年底叶利钦总统签署命令,让“阿尔法”重新又回到国家安全部门旗下,担负反恐怖任务。编制员额250人。

  简介

  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

  俄罗斯特种部队(即阿尔法小组)是在前苏联时期,根据克格勃主席尤里?安德罗波夫的指示建立的,它的最初名称是A小组,1991年以后又被为阿尔法小组。组建该小组的直接起因是在慕尼黑奥运会期间发生了针对以色列运动员的恐怖主义行动。特种部队的任务是在国内外打击恐怖主义,它组织严密、行动极为敏捷,曾一度是苏联的骄傲。特种部队的队员不像普通的俄罗斯士兵,他们一般都身怀绝技,是狙击手、爆破手和通讯专家,擅长秘密作战和执行侦察任务,在强大的压力下能够保持冷静和清晰的思路。他们的训练极其艰苦。

  起初在A小组中服役的只能是通过考试的国家安全机关军官,现在入选特种部队的人员标准稍稍放宽:任何身体健康、年龄在22岁到27岁之间、服过紧急兵役的男子均可申请加入特种部队,如果候选人符合所有要求,他就有机会参加专门的考试。

  1979年,A小组在阿富汗参加了夺取阿明宫的战斗,经受了“战斗洗礼”,其人数随后增加,并提出了其间谍工作目标:在任何一个可能出现恐怖主义的环境中,A小组都要有“自己的人”。这以后,特种部队在1981—1986年前苏联境内的三起重大恐怖活动中,战绩显著。1981年,特种部队在萨拉普尔市制服了两名携带冲锋枪、将25名中学生扣为人质的恐怖分子,在整个战斗中,孩子们没有受到伤害。1983年,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特种部队全部救出了被恐怖分子扣押在图-134飞机上的57人,没有人员伤亡。1986年,曾发生在第比利斯的恐怖事件在乌法重新出现,两名恐怖分子中,一名被特种部队击伤,另一名被打死,但所有人质毫发未损。

  2002年十月参加了著名的“莫斯科人质事件”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1991年1月,苏联政府派遣A小组去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占领电视塔,A小组在未发一枪的情况下完成了任务,但一名战士在行动中牺牲。当记者试图弄清死者的所属单位时,以戈尔巴乔夫和当时的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为首的莫斯科官方否认有伤亡者,神秘的光环不可避免地消失了,报界开始称这支特种部队为“阿尔法”小组,从那时起,A小组就变成了阿尔法小组。维尔纽斯事件发生后,阿尔法战士对优发国际家的信任大大降低,但上层领导人此后还不止一次地试图利用阿尔法小组干非反恐怖主义的事情。1991年8月,阿尔法被命令去逮捕叶利钦,进攻克里姆林宫,阿尔法考虑到此举会造成众多人员伤亡,结果拒绝了。

  1993年10月,阿尔法再次被要求进入克里姆林宫,但阿尔法没有发动攻击,而是与克里姆林宫保卫者进行了谈判,向他们提供了个人安全保障,结果从那里撤出了几百名议员和普通公民,避免了进一步流血。阿尔法还参加了进攻布琼诺夫斯克医院和解放五一村的战斗。阿尔法前指挥官、阿尔法老战士联合会主席贡恰罗夫自豪地说,阿尔法自组建以来,在开展战斗行动时从未失败过。

  苏联解体后,阿尔法小组的主要任务仍是打击恐怖主义。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已经发布命令组建统一的反恐怖中心,负责协调各个反恐怖部队和机构的工作,由阿尔法小组和另一支特种部队韦加具体负责,韦加主要负责打击核恐怖主义。

  阿尔法一些战士在退役后加入了私人保安机构,并成为其领导人。1996年,仅在莫斯科市就有约30家这类保安公司。此外,阿尔法老战士联合会还自己创办了几家保安机构,由于信誉显著,阿尔法老兵干保安得到的费用相当高。他们搞慈善活动,赞助儿童比赛,帮助患重病的儿童,为他们支付昂贵的手术费。每年在占领阿明宫这一天,活着的老战士总要聚在一起,悼念死去的战友,老兵们还为牺牲的战友的家人提供退休金。

  90年代以来,俄罗斯军队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困境,特种部队也不例外,但特种部队的队员较普通士兵更容易找到挣钱办法。由于具有特殊技能,他们较多成为出色的保镖或无情的杀手。虽然大多数特种部队退役人员都是守法公民,但也不乏参与黑社会活动、对社会造成严重危害的特种部队队员,特种部队在俄罗斯公众中的声誉也因而下降。

  成立背景


  1973年,苏联一架雅克-40型客机在伏努科沃机场遭到4名武装歹徒劫持,机上旅客全部被扣作人质,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内务部联手采取紧急行动才救出了人质。这一事件在苏联造成了不小震荡,也引起了国家领导层的高度重视。当时,苏联正在全力准备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为预防慕尼黑奥运会以色列运动员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恐怖分子绑架后杀害的一幕重现,同时应付苏联国内已经出现的恐怖主义苗头,苏联领导人决定尽快建立一支受过良好训练、并可在国内外随时用于打击恐怖主义的特种部队。

  1974年7月14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尤里·安德罗波夫下达命令,在克格勃系统内组建一支专门的特种小分队,专门担负反恐任务,这支反恐怖突击队最初被命名为A小组,它就是“阿尔法小组”的前身。组建之初,“阿尔法小组”只有30名成员,他们全是身手不凡的克格勃年轻军官,且全部是通过了严格考试后才跻身这支精锐特种突击队的。

  选员标准

  “阿尔法小组”在挑选成员条件近乎苛刻,他们必须符合空降兵的身体条件。年龄大多限制在25~27岁之间,因为这时期他们已经思想成熟,而且身强力壮。最主要的是,“阿尔法小组”的成员90%以上都受过高等教育。这些特种突击队员们多数来自著名的梁赞高等空降指挥学院、莫斯科高等诸兵种合成指挥学院和边防军所属的两所军事学院。

  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和规模的扩大,现在入选“阿尔法小组”的标准稍有放宽。任何身体健康、心理稳定、年龄在23~28岁之间。服过兵役的小伙子均可提出入队申请。如果申请人符合所有候选要求。

  他就有机会参加专门的考试。但是,能够最终入选“阿尔法小组”的只能是申请者中的佼佼者。

  对于阿尔法小组成员的要求是,他们不应只是机器,而应成为知识型的人才,能够在严峻环境中,独立思考和分析情况,提出自己的预测,做出恰如其分的决策。因此,在挑选成员时,“阿尔法小组”要对申请者的个性、测试和面谈情况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从而正确地评估申请者的智力水平。

  性格怪癖的申请者根本无望入选“阿尔法小组”,由于反恐怖特种作战行动所处的独特环境,“阿尔法小组”的每一个成员彼此之间都百分之百地信任自己的同事。这不仅关系着他们个人的安危,而且关系着整个特种作战任务能否完成。

  严酷训练

  入选“阿尔法小组”只是第一步,随后每一位人选者都必须接受极其严酷的训练。“阿尔法小组”有一套独特的训练方法,并且大量借鉴了国外特种部队训练的成功经验。以在制服恐怖分子时常用的近距格斗为例,“阿尔法小组”在进行近距搏斗训练时,就有意识地采用一些最有效的方法。目的就是训练队员们善于在空间非常狭小的情况下仍能同武装分子进行肉搏战。射击是“阿尔法小组”每一位成员赖以存身的基本功和拿手戏,也是日常训练的重点项目,“百步穿杨”是每一个成员都必须练就的绝技。此外,他们还必须学会在行进的坦克间穿行和进行空降训练。

  “阿尔法”队员个个身怀绝技,这完全得益于近乎苛刻的挑选和炼狱般的训练。“阿尔法”队员的挑选十分严格,通常是从国家安全机关、空降兵、边防部队、军校毕业生中的优秀年轻军官中考核筛选,年龄限制在23-28岁之间,一般是数十名候选者中间才能选拔出一人。入选者必须体格健壮,反应灵敏。另外,入选者还要通过个性测试和面试,从而测出其智力程度。之所以要测试智力,是因为“阿尔法”认为在反恐怖行动中,不光需要技艺和武功,还需要精明的头脑,队员不应是行动的机器,而应是智慧型的人才,在异常严峻的环境下,需要队员冷静分析局势,找出最适宜的降敌办法,作出最明智的决策。“阿尔法”队员一般到35岁就要退役,前后只有10年左右服役时间。在这十年间,至少前5年主要用于训练。

  “阿尔法”的训练分体能训练、基本技能训练、心理训练和特种技能训练。训练的宗旨是培养队员的单兵作战能力、协同作战能力和勇于牺牲的精神。每名队员都必须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的同事,因为这不仅事关他自己的生命安全,更关系到整个别动队任务的完成。学员分到别动队后,首先进行射击、越野、汽车驾驶和跳伞等科目训练。“阿尔法”还施用其他国家特种部队的训练经验训练队员,全部队员都善于在狭小空间内同武装分子搏斗。“阿尔法”别动队的训练主题是射击,训练结束后每个队员都要成为弹无虚发的神枪手。别动队每月进行一次技能考核,以巩固和掌握各种实战技能,未能达标者限期赶上,否则一律除名。每名队员配备一部对讲机或大哥大,一俟出现危险情况,全队从接到命令到齐装满员地登机前往出事地点只需1-1.5小时。别动队的每名队员都要学习犯罪心理学,实施谈判和心理战方面的训练。

  这一切的训练,目的除了帮助每一位成员具备基本的战斗素质外,还有另一项重要的宗旨,这就是培养小组成员为他人勇于自我牺牲的精神。在训练中,“阿尔法小组”还刻意培养每一位成员独立行动的能力,这就是“阿尔法小组”的基本原则之一,即每一个成员都能够以必要的方式去独立完成所受领的艰巨任务。“阿尔法小组”每月都要对其成员进行一次检查,对他们的能力状况作出客观评价。如果未能达到训练要求,则难以逃脱被除名的厄运。当然,对于每一位入选者来说,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他们全都明白自己肩负的重担,以及每一滴汗水与未来流血牺牲的联系。

  武器装备


  “阿尔法小组”的成员都配备有马卡洛夫式手枪、微型冲锋枪、多用匕首等全套特种作战装具。为有效地控制各种局面,“阿尔法小组”还配备了各种特殊的反恐怖兵器,如特制的手榴弹和特种杀伤武器等。另外,为了保证各种反恐怖战斗任务的完成,“阿尔法小组”的成员在专业上也进行了全面的分工:百发百中的狙击手、翻江倒海的战斗蛙人、胆大心细的爆破专家、迅速敏捷的无线电报务员等等。为随时应付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阿尔法小组”的每一位成员都配有一部通讯设备,从最初的对讲机,到今日的移动电话。

  俄罗斯日前又为包括“阿尔法”在内的所有特种部队研制并装备了新型防弹背心、短身枪、夜视仪,以及能从空中打击隐藏在建筑物、墙壁、障碍物之后的恐怖分子的新式武器。前不久,“阿尔法”别动队还配发了一种叫做“佩尔森”的电子按钮,它可用以对恐怖分子的遥控爆炸装置实施干扰,从而使之失灵。一旦发生紧急情况,从收到作战命令到装备齐全,直至登机出发,最多只需要1个半小时到2小时。而且,数十年如一日,“阿尔法小组”时刻都处于整装待发的战斗值勤状态。

  实战经历

  经过长达5年的艰苦训练,“阿尔法小组”首次执行任务。1979年7月28日,一名恐怖分子身藏爆炸装置,潜入美国驻苏联大使馆。要求美方外交人员护送他离境,否则就要引爆炸弹同归于尽。“阿尔法小组”奉命出击,迅速制服了恐怖分子,而且没有发生任何伤亡。“阿尔法小组”首次行动就干脆利落地完成了任务,这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这支专门为反恐建立的特种部队后来却一次次卷入优发国际斗争和战争,成为政权颠覆和优发国际镇压的“利刃”。1979年12月27日,前苏联在入侵阿富汗的战争中,调用“阿尔法小组”参加强攻阿明总理府的战斗,第一次真正地经受了“战斗的洗礼”。进入80年代后,随着反恐任务的加重,“阿尔法”小组的队伍逐步扩大。1981——1986年间,前苏联发生了3起重大恐怖主义事件。但由于“阿尔法小组”的果断行动,恐怖分子无一次得逞。

  1981年,在萨拉普尔市,“阿尔法小组”制服了3名携带冲锋枪将25名中学生扣为人质的恐怖分子,在整个战斗中,孩子们没有一人受到伤害。

  1983年,在格鲁吉亚加盟共和国首都第比利斯、恐怖分子扣押了一架图-154客机上,将57名旅客扣为人质,“阿尔法小组”适时采取行动,再次在毫无伤亡的情况下解救了全部人质。3年后,在西伯利亚的乌法市,“阿尔法小组”又采取了一次类似的行动,将2名恐怖分子一个击毙、一个击伤,而自己毫发未损。

  1988年,在矿水城,几名武装歹徒劫持了一辆大轿车,绑架了车上32名乘客(31个小学生和1位女教师)。“阿尔法小组”迅速赶到出事地点,他们与匪徒们通过无线电台进行了一天一夜的艰苦谈判,最终使匪徒们自动放下武器,释放了全部人质。

  在谈判中,“阿尔法小组”的许多成员都表现得非常勇敢和顽强,这是因为“阿尔法小组”经常需要耐心细致地与恐怖分子进行谈判,以降低恐怖分子的进攻性,防止他们对人质施加暴力。“阿尔法小组”的成员具备一套独特的与恐怖分子谈判的战术,他们具有的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生活阅历,使之能够准确地把握住犯罪分子的内心活动。

  在苏联解体的过程中,“阿尔法小组”成为镇压优发国际反对派和地方势力的工具。1991年1月,前苏联政府派遣“阿尔法小组”前往立陶宛加盟共和国首都维尔纽斯占领电视发射塔,“阿尔法小组”未发一枪便完成了任务,但却牺牲了一名战斗成员。维尔纽斯事件发生后,“阿尔法小组”的战士们对优发国际家的信任感大大降低。此后,高层领导人曾经不止一次地试图利用“阿尔法小组”去完成一些与反恐毫无瓜葛的任务。1991年8月,“阿尔法小组”受命进攻议会大厦和逮捕叶利钦,但考虑到此举会造成众多人员伤亡,“阿尔法小组”最终拒绝执行任务。

  俄罗斯独立后,叶利钦将“阿尔法小组”编入联邦安全局。1993年10月,以副总统鲁茨科伊和议长哈斯布拉托夫为首的反对派聚集在议会大厦,与叶利钦分庭抗争。“阿尔法小组”再次被指派进攻议会大厦,但他们这次仍未发动攻击,而是力尽自己所长与白宫保卫者们展开了谈判,为他们提供了个人安全保障,促使几百名议员和普通公民主动撤出了白宫,避免了事态恶化和进一步流血。

  车臣战争爆发后,“阿尔法小组”重又担起了反恐的重任。1995年6月14日,车臣反政府武装首领巴萨耶夫率领200余名武装分子,乘卡车潜入俄南部城市布琼诺夫斯克,绑架了100多名市政府工作人员及医院的800余名医护人员和病人。“阿尔法小组”奉命解决这起人质事件,任务异常艰巨,但俄政府最后采取了退让政策,才使“阿尔法小组”摆脱了巨大牺牲的困境。时过半年,1996年1月9日,拉杜耶夫率600余名车臣战斗队员冲入基兹利亚尔市,扣押了2所医院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及普通市民共计3000余名人质,随后挟持百余名人质撤退到“五一”镇。阿尔法小组奉命担任强攻突击群的第二梯队,负责最后解救楼内人质。这次战斗的激烈程度是前所未有的,“阿尔法小组”再一次经受住了血与火的考验。

  自组建以来,“阿尔法小组”在战斗行动中还从未失败过。由于屡屡抗令不遵,“阿尔法小组”也引起政界一些人士的非议和责难。再加上近年来一些恐怖事件的危险性不断上升,“阿尔法小组”及其成员所面临的处境也越来越困难。
优发娱乐